发布信息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
记建校初期劳动教育二三事
2006-11-22 16:08:21   作者:齐振强    点击:

记建校初期劳动教育二三事 文/张云生 张云生,建校元老,九中财会工作创始人,在校曾做过许多开创性工作,如创办九中校办工厂,元氏齐范分校(1969年—1970年)担任校办工厂业务员等。 ...

 

   记建校初期劳动教育二三事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文/张云生

    张云生,建校元老,九中财会工作创始人,在校曾做过许多开创性工作,如创办九中校办工厂,元氏齐范分校(1969年—1970年)担任校办工厂业务员等。该文是为九中建校45周年而作。

    建校初期,在全民进行的爱祖国、爱人民、爱劳动、爱科学、爱护公共财物的“五爱”教育,以及教育方针明确规定的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等条款,在我校就得到了较好的贯彻和实施。师生们的思想觉悟、道德水准普遍较高,尤其是对参加无偿劳动,很是自觉,很是投入。其热情程度始终不衰,实属罕见。现在述说的仅是建校第一年中的二三事。

    整修校园

    一九五六年初,市政府在石家庄日报“披露”今年全市新增三所中学,全部设在近郊区,即孙村八中,柏林庄九中,振头十中。九中是四月份征用农田二十四亩后,开始基建的,到九月份开学时,基本建成,所有建筑都是平房,计十二个教室,三排单身宿舍和一个教工厨房。学校四周都是庄稼地,为了和庄稼地有区别,四周都用铁丝网圈了起来。校门口有个收发室,在铁丝网豁口处,安了一个活动铁丝网,那就是校门了。房屋投入使用时,有的内墙皮尚未干透,室外修建更无暇顾及了。

    当时的平房因为是土木砖结构,用黄土量很大,如垫高地基,抹墙体等所有用土都是就地取材,随挖坑随用土。房屋建成了基建队便撤了。室外到处是坑坑洼洼的,怎么办?学校总务处采购了不少铁锹、镐头、抬筐等工具,决心自力更生整修校园。在第一学期里几乎每天都有一个班的学生参加两节公益劳动课,他们由老师带领,铲除杂草,修整凹凸不平的院落,开辟体育活动场地,有的地方还砌起了简易花池,修起了甬道,在没有花国家多少钱的情况下,改善了校容,美化了环境。那么多的时间进行劳动,却从来没有听到学生有抱怨情绪,相反,有很多学生在劳动中积极提合理化建议,主动承担劳动任务,如有的班同学提出让我们劳动时修一条通往厕所的甬道,免得踩泥;有的说:一进校门修个圆花坛多美观啊等等,这些小设施都在同学的参与下逐个实现了。师生们通过自己的实践活动,体现了热爱劳动的品德。

首修九中街

    笔直、平坦、柏油路面的九中街直通九中校园内,高大的杨树分列两边,夏日树荫遮日凉爽,路下有畅通的退水管道。晚上灯火通明,行走起来舒适安全。这是几经修缮后九中街的现状。若上溯四十五年前,同是这段路却是另一番风景。而今要写的是第一次对它的修整。

说来话长,还是从头讲起吧!

    九中街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街名的,那时的通讯地址往往写上北马路九中,或干脆“九中”都能收到。直到六十年代初期,才命名为九中前街。它的前身原是石平(石家庄——平山)公路一部分。南起现在的九中街南口,北至现在的中储仓库中部便斜向现在的石岗大街。九中建校后,此路中断,石平公路西移到现在的石岗大街处(石平公路1958年改称石岗公路后又改称石岗大街)。当时九中前这段路,从南向北数,东边是日伪时期就有的砖窑,瓦盆窑破窑坑;西边是农田(现省二院的地址)。往北则是华北第六工业学校的围墙(后改为太行机械厂)直到现在的市庄路。东边窑坑的北边又是农田,农田的北端盖有几间简陋的农舍,住着高姓和闫姓两户人家。接着便是木器厂,这是除九中外唯一的一个单位。木器厂往北到九中学校铁丝网外是一片坟地。坟头一个挨着一个,何时形成的不详,我曾到里边观察过残留的石碑,最久远的也就是民国十几年的。埋葬者多是外地异乡人。校门口西边又是大片的农田,现在的市庄路往西还是农田大道,往东则无路。所以九中这条路最初只有两个单位,平时很是“苍凉”的。这条路除了偏僻之外,就是雨天泥泞。由市庄路往北到九中尤为难走,原因是这段路面比较低,为了垫高路面,从路的两旁各挖了二尺深宽的土沟,其目的,一则是为了排

水,二则为了和农田分开,免得踩踏庄稼。却不想黄土垫道,一遇雨天道路便成了“和泥”场。师生必须踩泥才能到达学校,所以一遇雨天,学校校园,教室甚至桌椅腿上都沾满了泥巴,此时有自行车的别说骑,就是推行也很困难。天晴了,路面干后形成的硬泥坑,又颠簸得厉害。不仅如此,还不断发生交通事故,不时有学生、老师骑车跌到沟内。另外,一片乱葬坟在路旁,漆黑宁静的夜晚更是幽灵般恐怖。如:从女中调到我校中年女教师刘汝琪到市内办事回来稍晚一点,偏又下起了小雨,黑灯瞎火,心里发虚,一不小心滑到沟里,自己从沟里爬上来了,但搬不动自行车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自行车弄上来,  自己却成了个“泥人”。到校后,见到人便大哭起来,诉说自己的“不幸遭遇”……

    学校领导决心要治理这段路。这是建校后上课两个多月的一个星期天(11月份),学生们从家带来了部分修路用的工具和抬筐,这次是全校师生的一次集体劳动,上至校长、主任,下至师生、工友,都参到这次修路行动中来。所谓修路可没有现代的车辆、砂石、水泥,更没有沥青和轧路机。而是靠双手、靠双肩、靠意志、靠热情,就近取材,少花钱多办事,不花钱也要办事的宗旨。总务主任王明鉴事先联系好了一处废弃破窑,在学校的东北部(现在的北新街地道桥南侧),那里有不少碎砖头,可供免费使用,这就是修路的原材料。多数的师生就是搬运碎砖头到九中街,部分师生在此铺砌路面。这段距离虽然不太长,但没有“正规”的道,都是靠肩背、肩扛、肩抬运来的。天已是初冬季节,师生们纷纷脱掉了较厚的衣服,头上冒热气,穿梭般的往来九中路和破窑之间,大有现代愚公移山之势。砖一运到,则抓紧时间铺上,经过近一天的紧张劳作,一个由九中门口向南延伸近200的“砖砌”路面形成

了,它虽然简陋,不太理想,却蕴含了500余名师生的真心奉献。

    麦收

    文革后期,偶尔拣到了学校散失的一张黑白小照片,画面上是几个人在麦田里收获小麦。有人认出其中一人是我,照片上远景很大,人物很小,有的人没有露出面部(那时劳动是实实在在的,不是给人看的,照像时不知道)但却引起了一段回忆。

    那是一九五七年六月中旬的一天,学校按惯例组织师生到附近农田帮助麦收,我和十名同学被社员带到市庄村东一块麦地里,位置是第六工业学校西墙外(后改为太行机械厂),约有三亩多麦田,收获没有收割工具,是用古老传统的收获方法——拔麦。操作方法就是用双手将麦子握紧,用力连根拔起,再一手握住麦穗颈部,一手握麦杆中部,在地上或脚上将根土摔干净,有规则的放成堆,然后捆绑成捆,待运回收打。那时的学生,多数来自农村,干农活一般不外行,也能吃苦耐劳。我们每人拔两垅(),由北向南,一拔过去就是一大片,

到头后,又由南向北拔,此时有的同学手掌被勒出水泡,仍然坚持你追我赶,将近中午时,有个同学水泡又被勒破,露出血肉,可没有叫一声苦。有时社员给送些开水喝,但是这种机会不多,没有水喝照样干,也不会影响劳动情绪,拔完捆好还要拾净遗留在地上的麦穗,这才算完成任务。那日学生们虽然干了半天,其劳动强度却不低,效果也不错。三亩多麦子拔完了。稍事总结,学生便各自回自己的家,喝自己的水,吃自家的饭去了。

    今天,这种古老的收获方式,早已不复存在,倘若有一天,新一代的学生有机会也来品尝一下“拔麦”的滋味,也许就不会随意将馒头、烙饼、烧饼等随手扔掉,对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才能有更深刻的体会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王胜国话说九中的体育工作
下一篇:回忆九中

分享到: 收藏
石家庄市第九中学欢迎您 中文域名:石家庄市第九中学.公益

地址: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九中街125号
电话:0311-85270777(收发室) 85270901(校办) 85270987(高中部)

石家庄市第九中学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12127号-1